當前位置:首頁 >> 改革人物

孔子怎樣教人打發寂寞

發稿時間:2020-03-03 16:54:09   來源:解放日報   作者:張永祥

  人們在討論孔子思想的時候,容易忽略這樣一個問題:理性與宗教信仰的關系。

  教育與知識的特長在于使人趨于理性和人格獨立,宗教信仰則強調盲從和終極關懷。就孔子本人來說,他對宗教信仰基本上采取“敬鬼神而遠之”的折衷主義立場。

  那么,當他和弟子們陷入精神?;氖焙?,會如何自處呢?孔子的一個建議是,如果想擺脫外在環境對心靈的影響,就熱愛讀書吧!所以,孔子稱贊顏回“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”的好學精神,并認為顏回最符合“古之學者為己”的讀書標準。

  好學雖與物質無關,但并不是說無關物質的讀書行為就是好學。在孔子看來,讀書無關乎物質,但不應刻意去回避物質,而要從讀書中體認宇宙萬物之富、人生大道之美、操行氣節之貴。

  相對來說,物質方面的匱乏只是淺層次逆境,更深層次的逆境則是窮達的窮??鬃又苡瘟泄?,在衛國、曹國、宋國接連遇挫,無奈之下來到陳國,又碰到吳國攻打陳國??鬃優齙攪巳松兇畬蟮囊淮撾;涸誄虜討渚鈣呷?。弟子們餓得幾乎動不了身,子路于是激動地質問“君子亦有窮乎”,孔子平靜地答道“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矣”。

  子路所說的窮是山窮水盡的意思??杉詞乖謖庋木秤鮒?,孔子也沒有放松對讀書習禮、堅守道德界限的要求。對孔子來說,讀書的意義不僅僅是學習知識,也不僅僅是一種習慣,而是在于踐行道德、砥礪操行,把對知識的體認轉化為對人生信念的堅守。

  孔子的“君子固窮”理念幾乎是一種純粹的道德要求,致力于把宗教的神性信仰轉化為理性的人生信念。在生命與信念之間,孔子選擇了擇善固執,認為只要道義存在的地方,就是君子應該堅守的地方,哪怕明知道那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值得慶幸的是,理性與逆境之間的這種極端情況畢竟不是常態,人生旅途中最需要撫慰的其實是大段大段的孤獨、無聊與寂寞。這是崇高人生信念的最大敵人,也是滋生精神?;奈麓?。

  弟子們認為,孔子之道的人生信念標準太高,難免讓人生出望洋興嘆的喟嘆。冉求就曾向孔子抱怨:“非不說子之道,力不足也。”曾子也曾反復提及求道的艱辛,說不僅要做到每日三省吾身,而且要時刻注意“慎獨”。以曾子之賢尚且如此,其他人求道之路的種種困惑、動搖乃至精神?;筒荒嚴爰?。

  然而,孔子明確告訴弟子,仁道其實并不遙遠,問題的關鍵在于你們把讀書求道當作一項必須完成的人生使命,而不是一種樂在其中的生命本然狀態。如果把讀書求道視為春日風中的一次旅行,把人生信念當作生命應然的棲息之地,怎么會有如此痛苦的心路歷程呢?孔子通過言傳身教的方式教導世人:讀書是打發寂寞的最好方式,美學的態度是讀書的最高境界。

  以美學態度讀書的說法并非空穴來風,而來自于孔子的治學主張:“志于道,據于德,依于仁,游于藝。”藝,指禮樂射御書數。古人所說的學習不僅指讀書,而且包括文藝和體育。李澤厚認為,孔子“游于藝”思想是對讀書的一種美學升華,即通過技藝之熟練掌握,獲得自由和快樂。

  從這個意義上說,當現代人高喊“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茍且,還有詩和遠方”的時候,孔夫子恐怕會不以為然。因為求取靈魂的安寧既不在遙遠的天國,也不在有詩的遠方,答案就在眼前——“道不遠人,人之為道而遠人,不可以為道”。

{ganrao}